吴念宗,那个只长我一岁的哥哥终于大驾光临了。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311
  • 来源:b是不是越吸越舒服_用手进入她的下面上课_女朋友越做越多水我喜欢

  吴念宗,那个只长我一岁的哥哥终于大驾光临了。

  “吴……念香。”他一改以往盛气凌人之姿,欲言又止地喊着我的名字。

  我无视他那半张被打肿的左颊与黑色的眼圈,扮着假笑告诉他,“亲爱的哥哥,真对不起,小妹我还没用地活着。”

  他一时不知如何接口,只能僵坐在那里打量我纤弱的手臂,好久才笨拙地将手上的保温盒搁在一旁,补上一句,“这是香姨帮你熬的蔬菜汤,多少吃一点,好不好?”

  我调开目光,瞪着我那两节躲在薄被单下的膝盖,应他一句,“我这几天有吃的,只是不太能消化进去。”

  他听了,人僵在椅子上,“你……会活着吧?”

  我耸肩,反问他,“我如果死了,你不就无烦恼了?”

  出乎我意料,他惭愧地垂下头,跟我道歉。“念香,对不起,我没料到事情会这么严重。我想找爸谈,告诉他我很后悔做错这件事,但是他把我挡在门外,拒绝跟我说话,他要香姨转告我,你若活不成,他要把我活活打到死。”

  看着我哥像惊惶失措的小孩般认错,我才了解此刻的他其实跟我一样,缺乏安全感,我怨他占据母亲的爱,他则恨我霸占了父亲。我们这对兄妹其实是一桩失败婚姻下的牺牲品,我们的人格发展似乎都有一点不太正常,若说正确一点的话,根本就是畸形。

  我平心静气地看着我这个稚气犹在个性刚烈的哥哥,心里提不起一丝恨,但若要撇掉旧日的恩怨跟他谈同情,那也实在办不到。

  “你脸上的伤是被爸打的?”

  “怎么可能!他连见都不见我了。”言下之意,只要我爸肯见他,他宁愿挨揍,当棒下孝子。这样认输,对一向争强好胜的他是绝无仅有的。

  我脑子一转,建议,“这样吧,下回我见到爸时,会帮你劝他几句。”

  “他讨厌死我了,不可能见我的。”

  “那可不一定,如果我告诉香姨,你成功地劝我喝了三口蔬菜汤的话,他听到后一定会改变主意的。”

  他眼里闪出一线希望,慢动作地来到我的床边,嘴大张地站在那里,就是不知该说什么好。

  我只好提醒他,“有什么话你省着去跟爸说吧,我只要一句‘对不起’外加‘谢谢’就够了。”

  于是他指了一下保温盒,提醒我,“那你得喝汤。”

  我无力地冲他一笑。“我会的,有好消息后我再通知你,我看哥很累的样子,你还是回去休息吧。”

  他听到我唤他哥哥后,竟不好意思地搔着头,“喔,休息,可能没那么快,我等一下还要上楼去照个x光。”

  我讶异的问:“x光!为什么?你看来好端端的啊!”

猜你喜欢

抽出纸巾,他细心的替她擦嘴角

抽出纸巾,他细心的替她擦嘴角,连这么平凡的动作,都让他觉得愉悦。完蛋了,原来……原来他是这么会宠妻的男人,这点,也只有她能让他体会到。弯身,他轻吻她,“我也不是这么小心眼的人。

2020-04-21

不要怀疑,没有看错.的确是以上皆非

不要怀疑,没有看错.的确是以上皆非,因为杨少恩和简宜臻的晚餐约会不只有第三者,还多了第四者。康琳琳本来想找好友聚聚,却意外得知简宜臻拒绝她的理由是因为要跟杨少恩约会。还是约在一

2020-04-21

浑身散发出自然天成的娇贵气息

浑身散发出自然天成的娇贵气息,让人忍不住想去呵护她,养在玻璃房里日夜照顾,绝不叫曦露毁了她的颜色。文嘉丽人如其名的艳光四射,其具有四分之一的西班牙血统,是已故夫人文嘉娜的异母妹

2020-04-21

「魔镜呀魔镜,谁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?

「魔镜呀魔镜,谁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?魔镜对著皇后说:皇后陛下,你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,但是白雪公主比你更美丽。皇后一听可著急,她赶紧去瞧瞧化妆台上的保养品有没有过期,好去消基

2020-04-21

「感觉上好像有十多年了,其实四个月前我才回来祭拜祖先

「感觉上好像有十多年了,其实四个月前我才回来祭拜祖先。」她说得有些心虚。「是祭祖吗?我看是访故友吧!」他故意试探。「呃!顺便看看老明友是正常的事,做人不能忘本。」朋友不老,却是

2020-04-2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