敢情安小姐当我是瓶装可口可乐,清凉、解渴又舒畅!”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305
  • 来源:b是不是越吸越舒服_用手进入她的下面上课_女朋友越做越多水我喜欢

  敢情安小姐当我是瓶装可口可乐,清凉、解渴又舒畅!”

  “人家不会形容嘛!”安安两额蛇红,不甘心被他消遣,粉拳一握,槌上他结实平滑约二头胸肌,当成两面皮鼓,咚咚地敲打。

  他两臂交在脑后,大方地任她敲,慢条斯理地跟着“人皮鼓”的音韵哼出三个字,“再、想、想。”

  “或许……”她停了手。“说成温柔也可以。”

  他不苟同,“这点矛盾得大有问题了。既然你会疼,就表示我欠温柔。”

  安安不知道他在寻她开心,认真地道:“可是我就是有那种又疼又受呵护的矛盾感觉,就像……就像……”她急于寻找适合的字眼,“对了,就像艳阳天下的两一样,又暖又湿,又潮又热,最后被搞怪的天候折腾到无所适从的绝境,然后……”

  “然后呢?”常棣华的嘴角浮着一抹秘而不宣的笑。艳阳天下的两!天啊!他真的是爱上了一个矛盾女孩,十二年前是,十二年后依然转不了性。

  “然后就只可意会,不可言传。”

  还爱上了一个很曾闪烁其词的装蒜女孩。“你这叫顾左右而言他。找一个具体的字眼好不好?”

  “具体的……喔,解脱,对,没错,解脱,就是这个字眼。”安安终于把感觉说出来了,还带了点委屈地瞅着他。

  常棣华思索她的话,好整以暇地起身,亲密地将她压在身下,晶灿的白牙一咧,开怀朗笑。“好一个妙不可言的解脱!安小姐这么辛苦地想答案,我非得好好再嘉勉你一回不可。”

  安安神醉地看着他,有一点期待地问:“你要用什么嘉勉我?”

  “再来一次高潮迭起到妙不可言的解脱,如何?”他的白牙闪闪,俊美的脸上难得泛起邪恶的笑容,比他的胞弟常棣彦还要玩世不恭。

  “才不要,”她抵挡不住他这种勾魂的魅惑,试着钻出他迷人的肉牢,抿着嘴说:“我可没打算在这么短的时间内‘死’两次。”

  他将笑容一敛,愧疚地以下巴摩擎着她的颈项。“爱着你,我有那种与天女共婵娟的感觉,恐怕一辈子都要不够,而你该不会觉得自己被恶魔缠上一世吧?”

  安安知道他误会她的意思,娇腮绯红地说:“不是那个,而是……”“我需要清洗一下。”

  他闻言双目瞟上红蕊般的落印,紧紧盯着她,睫毛一瞬也不瞬,深邃眸光里不熄的火苗似乎在瞬间复燃。

  安安被他看得羞红,热血从小脸一路直往脚底板窜。

猜你喜欢

抽出纸巾,他细心的替她擦嘴角

抽出纸巾,他细心的替她擦嘴角,连这么平凡的动作,都让他觉得愉悦。完蛋了,原来……原来他是这么会宠妻的男人,这点,也只有她能让他体会到。弯身,他轻吻她,“我也不是这么小心眼的人。

2020-04-21

不要怀疑,没有看错.的确是以上皆非

不要怀疑,没有看错.的确是以上皆非,因为杨少恩和简宜臻的晚餐约会不只有第三者,还多了第四者。康琳琳本来想找好友聚聚,却意外得知简宜臻拒绝她的理由是因为要跟杨少恩约会。还是约在一

2020-04-21

浑身散发出自然天成的娇贵气息

浑身散发出自然天成的娇贵气息,让人忍不住想去呵护她,养在玻璃房里日夜照顾,绝不叫曦露毁了她的颜色。文嘉丽人如其名的艳光四射,其具有四分之一的西班牙血统,是已故夫人文嘉娜的异母妹

2020-04-21

「魔镜呀魔镜,谁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?

「魔镜呀魔镜,谁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?魔镜对著皇后说:皇后陛下,你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,但是白雪公主比你更美丽。皇后一听可著急,她赶紧去瞧瞧化妆台上的保养品有没有过期,好去消基

2020-04-21

「感觉上好像有十多年了,其实四个月前我才回来祭拜祖先

「感觉上好像有十多年了,其实四个月前我才回来祭拜祖先。」她说得有些心虚。「是祭祖吗?我看是访故友吧!」他故意试探。「呃!顺便看看老明友是正常的事,做人不能忘本。」朋友不老,却是

2020-04-21